手机版美高梅网站-美高梅手机版登录4858|官网

佛山投资最大输变电配套线路工程完工

信息来源:南方电网报  发布时间2019-04-12

  4月10日,由500千伏罗洞变电站引出至220千伏雷岗变电站的220千伏罗雷线正式投产,为广东电网公司佛山供电局投资10亿的东坡输变电配套220千伏线路工程补齐了最后一块“拼图”。

  据悉,东坡输变电配套220千伏线路工程是佛山供电局历史上投资最大的输变电配套线路工程,该工程投产后将进一步满足佛山北部地区负荷快速增长的需求,提升位于佛山南海千灯湖畔的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的供电可靠性。

  破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难题

  近年来,横跨南海、三水的佛山北部地区正经历着跨越式发展,对供电的需求与日俱增。位于佛山市南海区的500千伏罗洞变电站自1993年投运以来,已经兢兢业业为该片区“站岗”26年。然而,该站220千伏出线导线截面偏小,送出容量受限,且该站为12个220千伏变电站供电,长期的高负荷运转尽管还能负担现有用电需求,但已日益捉襟见肘。

  2011年,广东电网公司与佛山市政府签订“十二五”规划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500千伏东坡输变电工程落地南海里水,该工程于2014年正式投产。“东坡变电站投产给现有罗洞站供电区内的几座220千伏变电站增加了一个‘发动机’,有效分担了罗洞站的压力。”500千伏东坡输变电工程配套220千伏线路工程项目经理林铭表示。

  但是没有配套线路,东坡变电站的电一度也输不出去,可以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说东坡变电站的建成大大提升了该片区的供电容量,那么此次完工投产的线路可以说是为罗洞大大“减负”,实现了罗洞与东坡的双赢。广东金融高新技术服务区的主电源之一——220千伏雷岗变电站,原来是由罗洞变电站引出220千伏出线,经220千伏丹桂变电站再到雷岗变电站,线路跨度大且先需丹桂变电站“过一次手”;东坡配套工程不但新建线路将丹桂站改为由东坡站供电,还将雷岗站改为由罗洞站直接供电,实现了环网接线,提升了佛山北部地区整个网架的可靠性。

  多方协调,力保“大”工程如期完工

  “这个工程有三个‘大’:一是投资大,达10亿元,是佛山史上投入最大的配套线路工程;二是涉及区域大,整个工程横跨广州花都区,佛山南海区、三水区;三是工程量大,架空线路全长约224公里,新建220千伏电缆7.8公里,新建铁塔235基。”林铭表示。

  工程虽大,但留给林铭的工期并不多。他表示,尽管工程横跨期限长达6年,但实际上扣除春节、梅雨天、台风高发期,真正的施工黄金期只有每年的10月至来年1月。工程还多次跨域广茂铁路、南广铁路、贵广铁路和广珠货运4条铁路及高速公路。施工既不能中断铁路运营,更不能影响铁路安全,需要与铁路部门不断沟通,把每一个安全管控要点和施工节点明确,所以办理流程时间很长,光是施工方案就前后推敲了十几次。

  跨越施工就像是穿针引线,几条铁路都是电气化线路,全线有27.5千伏的高压接触网沿铁轨铺设,施工时先是要取得铁路方面的许可,还要横亘铁路搭起一个高过铁轨7米、供人员作业并保护铁路的保护架,只有在夜晚才能有2—3小时的施工窗口期,这对施工人员和设备都是极大的挑战。

  “施工时,会有高铁列车从保护架下穿过,虽然铁路部门特意减速通过施工区间,但对我们在保护架上作业的人员的心理仍然是一个挑战,我们搭保护架就用了一个星期,架线更是用了15天。”林铭说,更让人头疼的是,穿越广佛高速公路采取的是顶管隧道下穿施工,由于之前有市政水管穿过该片区造成部分居民房屋墙面开裂以及地面沉降,导致该局的施工队伍进场后受到了村民的一致阻挠。该局每个工作人员都当起了义务科普员,与政府一同走近村民解说顶管施工技术,在征得村民同意后还派人24小时在场监督施工,最终克服了地质差、顶管变形、电缆敷设难等诸多问题,成功将“线”引到了变电站里。

  历时3年为“万元户锦鲤”搬家

  光是从东坡输变电工程配套线路要落地的区域在哪来看,就知道土地征拆青赔是一块“硬骨头”。

  在参与这个工程以前,佛山南海供电局狮山供电所的周荫威肯定想不到,一条小小的锦鲤都是“万元户”。周荫威回忆道,2014年,工程要在狮山镇官窑一个鱼塘上进行塔位改建,征地却因为鱼的价值过高一度几乎谈不下去。

  原来,该鱼塘瞄准日本、中国台湾等地的锦鲤市场,养殖的锦鲤每一尾售价都在10—20万元,价格最高甚至可到50—60万元。狮山镇原拆迁办主任苏浩新是当时谈判的亲历者。他回忆道,如此昂贵的锦鲤,池塘中养了大概1200尾,“锦鲤对生长的温度、环境都有严格要求,稍有偏差,十几万就没了。”

  狮山供电所和镇拆迁办都犯了难,相关补偿指导文件中并无对如此珍贵的锦鲤的赔偿标准。“这个场主公司和家人都早已到深圳定居,偶尔才回到官窑。我们只能趁着他每次回来时立刻出动,常常是他晚上八九点到,我们接到消息马上约他见面,一谈就到凌晨。”苏浩新说,由于分歧过大,谈了一年多,收效甚微。

  突破口出现在2016年11月的佛山市电力工作会议,会上专门讨论了该问题,最终决定用评估的方式对锦鲤价值进行评定。随后,狮山供电所赴北京邀请专家前来对锦鲤价值进行审定。最终,三方协定由政府支付费用为锦鲤搬家,僵持了3年的锦鲤搬家问题终于得到妥善解决。

  “锦鲤对温度十分敏感,搬运只能在每天清晨4—8点太阳出门前举行。搬家的时候,我们都去当了‘搬运工’。”周荫威笑说,这或许是他这辈子搬运过最贵的鱼了。(耿爱伦 李丹笛 李耀东)

相关文章